關於我所認識的Howie B 「當製作人就是要了解藝人想要什麼」

0

Howie-b

Howie B簡介

曾以唱片監製、混音師身分與BjörkU2Brian Eno 等著名音樂人合作過。1994 年創立自己的獨立唱片廠牌 Pussyfoot。1997 年他為 U2 監製專輯《Pop》和史上最大規模的 U2 巡迴演唱會「Pop Mart」,令他的事業登上高峰(《POP》成功成為 27 個國家的冠軍專輯)。此外,他也打造過許多電影配樂,例如德國導演文溫德斯電影《暴力啟示錄》、馬丁史柯西斯的《華爾街之狼》等等。

作者:Cello Kan

原來不知不覺和Howie B已經認識超過十五年,時間過得真快。

第一次和他會面是在香港島一家飯店,本來有一個案子想跟他合作,那天大家談了好幾小時,Howie是一個很健談的人,很會說故事,很討人喜愛,雖然那回案子沒談成,但彼此友誼卻從未斷過。最意想不到的是,我經常錯過了他的DJ表演,直到今年才在廣州看了半場演出,說實話我真的不夠朋友。

Howie是在蘇格蘭出生的猶太人,很愛喝酒,我可能是唯一一個不太會跟他喝的朋友;他很愛美食,一般老外來到東方,看到我們吃的東西都帶點驚訝和害怕,Howie卻什麼都不管,先吃為快;他很愛旅行,只要哪裡找他當DJ,他就去表演,哪裡找他做音樂,他都馬上去,我相信今天他去過中國的地方,比我還要多,聽他說早陣子還跑去蒙古大草原那兒當DJ、播起音樂。

前幾年Howie受到一個慈善團體邀請,跑去了一個沒電沒網絡的非洲國家,錄了一些當地小孩子唱歌。在那邊他背著一個背包,拿著一台手提錄音機、同時要抓住感情、兼顧麥克風的位置、Hard Disc的容量、還有天氣、和不經意現聲的動物,有意無意要給你弄一下的飛鳥,當然一定會遇上的昆蟲,最要命是怕電池會用光。在這麼多問題下,換了別人,大概總是會說他們是怎樣克服這種環境。可他呢?卻會跟你說,那幫小孩唱得多感動,躺在荒野睡覺是多麼快樂的事,世界多麼大,人生多麼美好。

Howie第一張掛名錄製的專輯是Soul II Soul 的 《Club Classics Vol. One》

我是在唱片上認識Howie的,第一張有他名字的專輯是Soul II Soul 的 《Club Classics Vol. One》 , 由他擔任錄音師。那時他的名字還是Howie Bernstein,錄音室正是配樂大師Hans Zimmer所開設的Lillie Yard Studios,Howie本來就是在那邊工作,接受Hans和名電影音樂人Stanley Myers的嚴格訓練,學會了如何快速地完成錄音和混音的技術。Howie這麼說:「我想知道錄音工作是怎樣,在那裡我學會了如何快速地把工作完成,這對我在捕捉靈感或別人的表現時很有幫助。」

儘管如此,Howie並沒有放棄成為DJ,而因DJ的關係他也認識不同的人。某一次和Mo’WaxJames Lavelle在夜店遇上,把Demo給了他聽聽看,沒多久James把這首〈Have Mercy〉推出12”,結果被說成了Trip Hop的開山作品之一。

Mo’Wax的關係,也使Howie自己開立了音樂廠牌Pussyfoot Records,簽下了Sie Medway Smith、Jacknife Lee等藝人,今天皆已成為了大牌的製作人。但是他卻於世紀初把它關了,他說:「做一個廠牌最累的不是商業操作,反而是當藝人心理輔導員,每次我從國外DJ回來,或我在做完別的錄音後,回來還要跟他們討論,音樂部份還好,但是處理心理部份真的太累了,如果我沒法去好好照顧他們,倒不如關了算,簽了藝人回來也要對他們負責任。」

他自己也開始了Milo Studio,剛開始是想讓自己有一個地方錄音,旗下的藝人能有一個地方來工作,怎知錄音室太熱門,外面很多人來訂,自己都沒法擠進去。「錄音室雖然算是賺錢,但器材也要常更新,折舊率很高,後來我還是賣了,少一個負擔。」

「當製作人其實就是要了解藝人想要什麼,幫他們去完成他們的想法。」所以Howie對「音樂」並沒有太大的局限性,無論是搖滾、電子、電影原聲唱片、爵士(他也曾與很多Acid Jazz的製作)、古典(他曾表示能為Luciano Pavarotti錄音是一個榮幸。)、流行,只要是他覺得有趣有感覺,時間上可以的話,他都可以來。可能你想不到他曾製作過偶像團體East 17首張專輯《Walthamstow》,不能不說日本,他們國家對音樂的接受與包容,很早時間Howie已跟 Major Force、 Melon、Love T.K.O.、Kensuke Shiina、竹村延和等日本藝人合作,近十幾年他則主力去做其他國家的藝人,包含法國的Les Negresses Vertes,意大利的Casino Royale、剛果的Angelique Kpasseloko、甚至近年與中國藝人薩頂頂、崔健(聽說他們要做一張崔健只負責小號,他做音樂的專輯)…等。

brian-eno

Howie受英國音樂人Brian Eno影響很多。圖為Brian Eno。

很多本身擁有製作人身份的藝人,在做個人專輯和別人專輯時,會不自覺地混淆,聽他自己跟聽他製作的音樂是一樣的,但Howie B卻沒有這樣的問題。受Brian Eno影響的他曾說,「你聽Eno自己創作和他製作的,你會很明顯聽到分別。」所以當U2找他去作The Passengers這個案子時,見U2沒有壓力,但知道有Eno在,就壓力很大。「當天約好下午在錄音室見面,我中午已在附近的酒吧喝起來,手一直在抖,真的壓力很大,只好喝多點等自己不要這麼緊張。」

「我沒有買過U2的專輯,但是怎樣也可從不同的渠道聽過他們的歌,但我做的東西畢竟不是那麼主流,結果U2他們可以跟我一一細說我的作品。」一直和U2保持良好關係的他,正斷斷續續地製作The Edge的個人專輯。「幾年前The Edge和Bono創作蜘蛛俠舞台劇時,還為了用Turn The Dark Off(Howie第二張個人專輯的名字)這幾個字,特別打電話問我,可不可以用,U2他們真的很尊重藝術工作者。」

不知是不是猶太人的關係,對家庭都會很重視,Howie的個人專輯中,他女兒Chilli就是他的創作來源,〈Music For Babies〉、〈Turn The Dark Off〉就是為他女兒創作的。

早兩年他更特別為B&W喇叭,創作了用來試音的專輯《Good Morning Scalene》,前年Howie終於也重拾心情,再設立音樂廠牌HB Recording,剛開始我以為他只是開家公司發行自己專輯,怎知當他簽下了Ela Orleans、Ofeliadome時,我知道他這次來真的。

新作《Down With The Dawn》雖然是比從前沉重,主題也跟他逝去的朋友有關,但是聽完以後,你會感到有一絲的光明在前面。

除音樂外,Howie這個頑童,還跨進時裝界,早幾年跟義大利品牌Fiorucci合作了HVANA,真是一刻都不給自己閒著。

幾年前,我自己情緒病得很嚴重時,Howie去中國DJ演出後,還特別來香港來探望我,那刻見到他真的很感動。可惜我不能喝酒,不然我們會是一對很好的酒友。不過,怎樣也好,我很珍惜每次和他見面的時間。

「不要看我每天都在笑,其實前幾年我腿斷了,不能行走,每天都只能坐著或躺著,站幾分鐘都會痛,什麼事也不能做,當時很怕自己變成廢人,情緒低落到極點。不過,人生滿希望,老朋友不要太擔心,不好的時光總會過的!我今天不是好好的。」Howei這麼說。

每回他都會說一些鼓舞的說話,看到他就彷彿看見陽光。

Howie B真有你的!

 

註:9/25 Taiwan Beats跨海邀請到Howie B擔任「國際論壇-網路直播演唱會與跨界場」講者,探討監製流行音樂專輯與打造電影配樂有什麼不一樣,歡迎各位踴躍參加。報名活動網頁在這

 

關於作者

Taiwan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 Taiwan Beats 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