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29入圍分析報導】最佳國語專輯獎:《偷故事的人》潸然療癒 《心裡學》拆解鬱結

0

文 / 趙雅芬
圖 / 鄭興、亞神音樂、環球唱片、華納音樂、宏揚國際 提供

這是一場艱難的評比,每張作品都剖開了心。

今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國語專輯獎的六張專輯,不僅靈活操盤音樂,也深層攻陷人心。六張專輯當中,張惠妹的《偷故事的人》和林俊傑的《偉大的渺小》都入圍六項,是今年入圍榜單最大贏家。徐佳瑩的《心裡學》和陳奕迅的《C’mon In~》入圍五項,緊追在後。新生報到的鄭興和丁世光,也各以創作專輯《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和《神經誌》,同時入圍最佳新人獎等三項,音樂質量也不可輕忽。

睽違歌壇三年,張惠妹推出《偷故事的人》,唱頌的是感情,逼出的是淚水。這是一張得先做好心裡準備聆聽的專輯,〈偷故事的人〉的序曲低空響起,幽幽帶出專輯的主題:被偷走的故事。在每一首故事裡,我們看到自己過去或現今的身影,在張惠妹每一字句的吐露裡,猜測得到她光環下不為人知的劇情。走過傷痛人生才得以繼續,張惠妹在這張專輯,和每一個受創的靈魂緊緊相依,同聲相應。

專輯是從上千首 Demo 選取,如大海撈針般最後集結成一張概念完整的專輯。創作者不乏現今最頂尖的人才,包括周杰倫、林俊傑、艾怡良、徐佳瑩、Hush、蛋堡、小寒。很多人認為這些名家會來加持是因為張惠妹,這樣的論斷或許只對一半,像是周杰倫譜曲的〈連名帶姓〉,當初原本是輕快的搖滾曲調,張惠妹一再琢磨推敲,最終詮釋出中版節奏的哀歌。林俊傑譜寫完〈身後〉歌曲後,歌詞卻始終沒著落,直到一年半後才由 Hush 完成,連結出這個痛徹心扉的故事。

潸然是療癒的力量,聽《偷故事的人》,別隱忍。

林俊傑《偉大的渺小》專輯入圍六項金曲獎,來勢洶洶。兩年前林俊傑拿下第二座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獎,也以〈不為誰而作的歌〉摘下最佳作曲人獎,在歌壇的聲勢如日中天,而站上高峰,他的下一步也格外受到關注。《偉大的渺小》和他上張相隔兩年時間,時序上按部就班,但專輯探究的個體,則是盛名忙碌之下的林俊傑。謝幕轉身後,夜深人靜時,孤身自處的他,提出了各種質疑甚至吶喊,尋求心的歸依。

專輯一樣由創作名家共同打造,包括小寒、易家揚、姚若龍、方文山等,林俊傑創造的曲式更為恣意寬廣,唱出的心聲也不忌暗黑狂放,像抽絲剝繭般的拉扯神經。回歸柔情面,他運用大量弦樂琴聲鋪陳結構,技術掌控精準,情感適切零誤差。

徐佳瑩過去三年的歌唱生涯很豐富,參加「我是歌手」唱歌比賽讓她人氣大增,聲勢再起。但只沈溺在短暫掌聲的心境是飄忽的,最早成名於「超級星光大道」的她,想必非常明瞭這番道理。身為創作人,看過不同山林風景後,再投入創作的深度與力道,猶如不斷習武般內化升級。《心裡學》這張專輯中,徐佳瑩探索世事的眼神和聲韻仍清徹通透,但表現手法更內斂成熟,一路拆解一道道心靈鬱結。正如她專輯所論述:「其實我們最相似的,就是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擁抱著專屬的難題,持續鑽研,心裡面的學問。」

現階段的陳奕迅要唱什麼?那些聲嘶力竭,那些技巧磨鍊,都已是過眼雲煙。他推出的《C’mon In~》專輯,不說廢話,無需解釋,看過山川壯麗的就懂,領會滄海桑田者就瞭。專輯主要由兩大創作人葛大為和易家揚填詞,Jerald Chen 譜曲,後者也是這張專輯的製作人。跟現今時興專輯由不同製作人操刀的潮流,這張專輯的幕後團隊一致性強,架構出來的作品也邏輯分明。《C’mon In~》聽來無負擔,烏雲也退散,歌曲裡的黑白灰,其實都是人生要修行的學分。

鄭興是流行音樂界的初生之犢,90 後的他,在今年金曲獎一鳴驚人,一連問鼎最佳新人獎、最佳國語專輯獎和年度專輯獎。《忽然有一天,我離開了台北》以旅人為概念,每一次的出發,每一次的告別,都是未知,都是練習。鄭興出生揚州,在北京和台北求學,他吸取不同地域的文化,培養出一首首民謠創作。他像是城市行者,也像遊唱詩人,收集海岸、公路、火車、行人的聲息,記錄包括台北的雨、北京的雪,和揚州的聲聲慢,一字一句道出依戀與別離。

《神經誌》這張專輯讓丁世光入圍最佳新人獎、最佳國語專輯獎和年度專輯獎,也是今年金曲獎最受矚目的作品之一。《神經誌》裡分了幾大主題,多半是疑問和探索,而愛是中心思想,貫穿整張專輯主線。專輯擅用環境聲音和故事穿梭,連結音樂的流暢速度,不論唱的是白天或黑夜,還是現代或穿越,R&B 是整張作品的靈魂,每首歌都有其縝密的訴說和跳動。丁世光不追趕潮流,專注於節奏的脈動之中,無疑是向 90 年代音樂風華致敬。

關於作者

Taiwan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 Taiwan Beats 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