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頭皮看募資:讓大家幫你完成音樂夢

1

文/朱約信(原刊載於新社會雜誌/38期/2015年5月號,經作者及新社會同意後轉載)

這個年頭都變了。幾年前,從 flyingV 創站開始,好像突然人人都在談論群眾募資,群眾募資平台瞬間變成一個兼具公益與夢想的介面。尤其在太陽花期間,「紐約時報廣告」專案透過flyingV,3小時就募到663萬,結果遭櫃買中心以與原設定協助創意集資目的不符下架並罰5萬,但罰就罰誰怕誰,老子後來還是繼續幫「割闌尾」募資。

嶄新的創業模式永遠走在法律前面,等到立法院弄好了啥啥啥「群眾募資管理法」的時候,可能又生出了更多更新更無法想像的新模式出來了。

原本群眾募資平台跟政治沒啥相關,確實是「協助創意」為念,這讓獨立藝術工作者突然比較開心了起來,各種大大小小各形各狀的「創意案」透過群眾募資平台而有了實現的可能。

第一次聽到群眾募資平台這東西大約是在兩年前。小弟的好朋友、同時也是英文老師與政治饒舌家張睿銓捎來訊息,說在網路上弄了一個群眾集資活動,希望將他幾年前的名作〈囝仔〉重新編曲製作並拍成mv,並找來社會派電影導演鄭文堂的團隊,還有吳念真等許多文化界名人推薦,募資短片拍得非常專業而真誠,任何人看了都會馬上掏錢支持。集資成功後,拍了一個白色恐怖時期的故事,在2014的「228共生音樂節」上首播,贊助者視「情節輕重」可拿到cd、dvd、參與MV演出、萬用書袋等等不同物品。

這個還真新鮮,如果你是攝影師,想出攝影集、想開攝影展,以前要找出版社合作,一百個有沒有一個談得成?就算好不容易有出版社願意,會不會拿人手短?創作內容多少要稍微調整,以示尊重才可能還有下一次?至於想開發個公仔?開畫展?出專輯?出書?設計潮T?辦營隊?推廣社區營造概念?各種有的沒的,自己沒錢的話,要跟銀行貸款,跟政府申請青年創業基金。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有!還可以用「預購」的方式來集資,類似報名先繳錢,東西還沒做好先預購,自己找兩三個好友,在網路上就直接操作,所以就催生了一堆群眾募資平台,實現夢想也幫別人實現夢想,成了一門新興生意,這種群眾集資在這幾年越來越普遍,今年(2015年)可能會大爆發,大概是柯P的功勞吧。

特別是需要較多資金的電影製作,去哪裡找錢拍片?寫劇本申請輔導金?好不容易拐到五百萬,不過,政府法令要求「相對投資」,另外五百萬要去哪裡找?就賣房賣車,四處跟朋友借,或抵押父母的房子。

輔導金一年內要結案,只好四處買假發票,勉勉強強作到一千萬多一點的假帳,報上去,結案了。興奮地上片,過兩天,場次剩一半,第五天,已經貼出隔天剩一場的佈告在售票口,周末過了,下片了,連二輪也不收。不過也不用難過,突然發現,還有一堆片,拍完了連院線都上不了,甚至有些連DVD都沒得發。

不過翻了一下,台灣目前群眾募資平台上的案子,大都幾十萬之譜,上百萬的很少。本來,在群眾募資平台上要弄幾百上千萬的「大電影」很不容易,先集個幾十萬弄短片先吧!台灣嘛,就小小的彈丸之地,人家國外群眾募資平台,鉅額募資比比皆是:傳奇女子團體TLC要製作「最後一張專輯」,為了要百分之百掌握內容,選擇不跟唱片公司合作,找了KickStarter向支持群眾募集15萬美金的製作預算(約台幣450萬),募資企劃從2015/1/19開跑,結果四天就達到了目標;到2/20截止時,累積金額到達43萬美金!

TLC在Kickstarter上的募資頁面。

TLC在Kickstarter上的募資頁面。

一般來說,比較缺資金的獨立樂團、歌手當然非常需要使用群眾募資。獨立製片也常使用募資平台,連Spike Lee這樣的好萊塢大導演也曾透過群眾募資找拍電影的資金。可能不想找大公司投資,免得無法完全掌控內容;也可能找過了,碰壁了?當今的好萊塢還是大多只拍大片廠認為會賺錢的大片吧。不過,這樣也好,看作一種新發現的拍片模式,向影迷傳遞訊息,召集大家一起來幹!

相對於弄電影,弄音樂規模比較小,比較容易掌握。而出書,辦展覽等,又可能更小規模更容易處理一點。各種藝術形式應當也都有其共通之處,「藝術創作」與「群眾募資」的碰撞可能是新時代的一個新發現:不用像過去一般在大公司底下遷就「商業法則」,也不用像過去單打獨鬥或委身小公司欠缺資金捉襟見肘。既能堅持「創作尊嚴」又能擴大「群眾參與」,何樂不為。在藝術創作的大帽子下,在公眾更多參與的新時代氛圍中,實現夢想的門檻降低了,藝術創作者們也不知不覺地被時代推者走,比較願意分享創作過程。

以小弟自己為例,90年代剛開始時,受到抓狂歌、陳明章、林強等一堆新式台語歌的影響,試試看寫了幾首歌,在廁所錄了兩個DEMO,輾轉送到水晶唱片老闆阿達手上,突然就被找來出唱片了。之後經過伍佰的牽線跟真言社合作。過了兩年,一堆真言社的藝人都轉到魔岩,再過幾年,阿扁上台,小弟下台,跟唱片公司合約到期,又不是啥暢銷歌手,人家才不想跟你續約,自然而然必須自力更生。之前都是唱片公司主動找,當然不用擔心資金問題,之後,就是「自己的唱片自己幹」了。

11157444_942702565773229_2948264353086351782_o

朱老師與維基百科創辦人 Jimmy Wales,攝於2007年在克羅埃西亞杜布洛尼克舉辦的國際cc高峰會(i-summit)。

從2000年開始,想做唱片要自己出錢。但手頭也不是順暢自如,只好等看看委託案,搭著人家的順風車,順便實現一點點自己的音樂理想。不過,隨著時光的流逝,景氣也愈來愈差,委託製作案越來越少,想「拿人家錢自己爽」的機會愈來愈可遇不可求。也已經超過十五年沒有出版個人專輯了,想說,明年,2016年就滿五十歲了,要不然,自己的大壽自己慶祝,發個專輯做紀念吧。

這幾年,其實出版音樂專輯的門愈來愈低,不太要求錄音品質的話,用iPad就可以自己錄,唱歌、電吉他都可以接個介面錄進去,鼓、鋼琴、貝斯等,網路上都有許多免費的聲音範本可用。講究一點就租個中級錄音室,一天一、兩萬,十天內搞定。錄完之後,封面、美工,一定找得到免錢的朋友弄一弄。之後送工廠生產,最簡單的,一張CD成本不超過5塊錢,歌詞本塑膠殼加一加,大概二、三十幾塊就可以做一張精美的CD,生產500-1000張就好,反正,這個年頭都變了,CD賣個300張就偷笑,全部印刷生產包裝到好最多只需三萬多,加上前面錄音費,一張專輯不到二十萬搞定。

弄完有許多純粹鋪貨的末端通路可供選擇,一定找得到可上市的管道。之後的行銷宣傳先不管,那又是一個更大更無規則可循的無底洞,大部分的獨立樂團都乾脆不予理會,有人找去唱歌就唱,有人找去電台就聊聊,不花錢拍MV、不買電台播歌/廣告、不買電視廣告。

看吧,這個時代,做音樂已經是非常便宜,門檻極低,自掏腰包也不會太沉重。(會不會因為這樣,市面上濫竽充數?)

找錢另有一招:這幾年,獨立樂團常常申請文化部的「錄音補助」、「行銷補助」,順利拿到錄音補助的話,大概有三十萬左右,錄一張專輯差強可用,不過,一年最多也只能補助十幾個團。

「行銷補助」就比較討厭了,有最多只能補助總金額49%的「相對投資」法令。一般上限是補助200萬,大家都寫了四百多萬,希望拿到200萬,結果,拚死拚活大都拿到100萬或更少(當然沒拿到的更多)。如果拿到100萬,到時候結案還是要照原始提案數額四百多萬,最後就⋯⋯灌水的灌水、買發票的買發票,最後還是不夠,非得作假帳。也有一堆人一開始就棄標,免得划不來,最後變成投標黑名單,幾年內不得提案。這個「政府補助V.S.文化創意」的愛恨糾葛改天再來深究。

如果政府補助案沒拿到,窮到連吃飯都有問題也不要失望,就找音樂募資平台,募個10萬做EP、30萬作專輯的比比皆是。

台灣最大的募資平台 flyingV 剛和閃靈相關的公司「出日音樂」合作音樂募資平台 FreeBird 。在2015的大港開唱看到 FreeBird 的攤位,以莉高露的海報高高掛,原來以莉高露的第二張專輯「美好時刻」正在募資,本來預計募35萬,結果至募資截止日(2015/04/03)為止,募了接近百分之三百,快一百萬,風光打開第一炮。

螢幕快照 2015-05-26 下午8.20.35

以莉高露第二張專輯已募資成功。

細看募資內容非常有趣:有單純贊助、預購專輯,加錢再送隱藏版歌曲,再往上還可以加米餅、手寫歌詞卡、稻米手工燻製飛魚、以莉高露朗讀你寫的詩的獨家單曲、南澳生活一日遊等,琳琅滿目。

另一個也蠻知名的募資平台 HereO,網站看起來音樂案也是占了大部分,如果以音樂專門募資平台來分類可以算第一大。小弟正好在臉書遇到他們,跟他們實際碰了一下,就差不多將朱頭皮2016「五十大壽專輯」交給他們了。

聊了幾次,年近半百的豬頭歐吉桑學習良多。現在的年輕人,沒啥包袱,就是喜歡音樂,胡想一通,不懂得音樂製作專業技術層面也沒關係。路邊看到街頭藝人就問看看,享受一下當唱片公司老闆的快感,順便賺賺錢。喜歡滅火器,就弄個案子,找滅火器來唱,享受一下掌握音樂專門技術的快感,順便賺賺錢。

這次想說阿,反正,CD也不好賣,自掏腰包弄個專輯上市極其容易,沒啥意義,乾脆故意跟自己過不去,弄個「限量豪華大套裝」:雙黑膠、雙CD、藍光碟、DVD、USB、卡帶、數位軟螢幕、劇本、小說、攝影集、公仔、海報、明信片、酷卡、玩具、紙膠帶⋯⋯所有我們所知道不知道的各種藝術載體都來,生產個500套,每套都燙金流水編號,要玩就玩大一點⋯⋯

同時也找了老朋友葛萊美入圍大師蕭青陽來設計,邊聊邊算了算成本,從錄音、製作、設計、印刷、生產、包裝的費用,就要兩百五十萬,兩人相視而笑。

人家一個專輯也才募30萬,你250萬要怎麼弄呢?文化部的補助案雖然很討厭也是要申請,不足的部分看有沒辦法靠募資來達成。HereO的老闆們聽我說完,也皺個眉頭,就建議先分梯提案謹慎行事試看看,想一些以前唱片公司沒用過的招數,可能先辦個小型「半成品聽友會」,再出個EP、然後專輯,最後才是豪華大套裝。所謂半成品聽友會等於是「歌曲形成過程大公開」(一切標榜公開透明的柯p害的),音樂會上可能就像寫歌過程實作,有些還沒完成的歌,還沒練好的歌,還沒編好,還沒錄好的歌就拿來唱,邊唱邊聊,邊問聽友意見,可能現場也即興寫歌大接龍。歌名、專輯名稱都可公開透明來iVoting。

以往,音樂製作過程幾乎是絕對保密,音樂弄好之後,若有試聽會也是秘密進行。近年主流唱片公司也不得不多想一些和歌迷互動的招數,以往簽唱會限200名,現在,連周董也要從下午簽到快半夜,不把來的幾千個歌迷簽完可能會出事(都是羅志祥害的)。

這個時代,歌迷們不再只是像以往一樣,乖乖地等喜歡的歌手出版新歌、購買專輯、等唱片公司公布資訊、搶演唱會的票。本來大型音樂會只能在大城市舉辦,結果,鄉下地方的歌迷們不甘心,於是透過群眾集資將自己喜歡的歌手樂團請來。例如知名搖滾樂團 Foo Fighters 於 2014/9/17 在維吉尼亞州里奇蒙(Richmond, VA) 的集資演唱會演出,這個地方我們以前聽都沒聽過。之後,主唱Dave Grohl在滾石雜誌訪問時表示「集資表演可能是未來的趨勢」,同時,英國各地也在 Kickstarter 等平台上發起歌迷集資,希望樂團前往當地表演。

Foo Fighters是目前由歌迷發起募資的最成功案例。

Foo Fighters是目前由歌迷發起募資的最成功案例。

台灣歌迷也在2014年底透過台灣另一個集資平台 嘖嘖zeczec 開始運作「自己的Foo Fighters自己請」,不過很可惜失敗了。各大集資平台當然也不是每開案都成功,稍稍瀏覽了一下,失敗率可能有1/5也說不定,可說是有甘有苦。想要透過群眾募資平台實現夢想的朋友,除了將內容物做好,用誠意呵護整個過程,用心展現成果外,還要發揮無限創意,天馬行空一番。如何吸引「婉君」們在投資你的時候就像投資他們自己一樣。

所以咧,這次,「朱頭皮五十大壽」專輯,小弟就在合作的群眾募資平台HereO建議下,分數個階段進行,多搞搞新意思。先來歌友同歡,讓歌迷多多參與寫歌/編曲/製作過程,讓歌迷有機會到錄音室看看,付500可以試錄,付1000可以錄一句口白進去,付一萬可以唱兩句進入歌曲的最終成品(以上可能是愚人節寫的)。也想說要開放編曲過程,讓歌迷參觀練團過程、搞個音樂教學變魔術、帶歌迷去遊覽音樂歷史地景、跟樂評家聚會、出遊音樂聖地、跟影評人看電影,搞不好還要跟一堆歌迷衝浪、逛街、控涵吉⋯⋯如果錢還不夠,恐怕還要弄幾個「榮董」級的贊助,可能要開放參加小周董滿月酒,或上李蒨蓉的阿帕契之類⋯⋯

在整個社會風氣開始慢慢趨向公開透明之際(如大巨蛋、美河市的「開黑箱文」),慢慢地,自然而然地,各種搞藝術的過程可能也都受到影響而強調全民參與,大量群眾募資平台的出現大概是在歷史偶然中的必然。

未來,藝術生成的方式會有如何巨大的轉變?

柯P政府說要廣設Live House(音樂展演空間)來刺激台北音樂文化,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卻打槍,說不是Live House不夠的問題,而是「內容」的問題,也是「內容僵化」的問題,Live House的業者或表演者本身有沒有想試看看不同的方式來展現藝術內容呢?

看起來,小弟有個機會可以試看看恐怕是中華民國建國以來第一張全民參與的音樂專輯,不設門檻,管他專業個屁,開心就好。這也是因為有了群眾募資平台才觸發的想法與做法。讓我們繼續慢慢看下去!祝大家搞藝術快樂!在這個胡搞瞎搞的新時代!你搞我我搞你的公開透明的新時代!哈利路亞!

朱頭皮 2016「人生半百古來嘻」專輯步步為營計畫將於5/31開始募資,有興趣的讀者歡迎點進去看看!

關於作者

Taiwan Beats

本帳號將會代表 Taiwan Beats 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台灣流行音樂產業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