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家家/我是一個需要時間適應的人

0
葛萊美設計大師蕭青陽操刀 靈魂家家化身國寶藍鵲2

葛萊美設計大師蕭青陽操刀,靈魂家家化身國寶藍鵲。照片由相信音樂提供。

採訪整理/一嘉

採訪當天下午,家家一進採訪室,就笑著告訴我們:「今天坐計程車,我跟司機說下個路口右轉,司機回我說:『我知道』,我居然回他:『你好棒喔!』」

一番無厘頭的對話讓眾人笑彎了腰。我們看到擁有美麗而滄桑的溫柔嗓音,「靈魂歌姬」家家抒情的時候很抒情,搞笑的時候也火力全開。

◎ 成為歌手.不意外

說到是否想過要當歌手這件事,家家笑著說,小時候家裡開裁縫店,姆姆、阿姨做工時都會放音樂,一個下午他可以從日本演歌聽到木匠兄妹(The Carpenters,耳濡目染之下,再加上體內流著的原住民血液,唱歌對她來說跟呼吸一樣自然,所以也不是太意外自己會成為歌手。

不過,原本以「昊恩家家」重唱的組合出道,現在少了舅舅昊恩在身旁,有時也會覺得不太能適應身為藝人的生活,「以前有昊恩在,我比較不需要開口,唱歌也不用解釋為什麼我喜歡。」眾人眼光帶來的壓力,讓家家有一陣子變得討厭去人多的地方,甚至連偽裝出門都不想。「我是一個需要時間適應的人,而且適應得很慢。」家家這麼說。

即使如此,她出色而渾然天成的美麗嗓音依然讓她以《忘不記》專輯,入圍第 24 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最佳女演唱人獎,而隔年的《為你的寂寞唱歌》則入圍第 25 屆金曲獎最佳女演唱人獎。

相較於第一張專輯《忘不記》錄製時的緊張與壓力,《為你的寂寞唱歌》和目前在籌備的第三張專輯,家家認為自己已慢慢習慣錄音的流程,也希望多方嘗試,讓大家看到更多面向的自己。

◎ 我不是只唱悲傷的歌

家家2

家家日前出席 Hito 流行音樂獎頒獎典禮。

在印象中,家家的歌曲時常都帶著一股濃濃的悲傷,令人直覺地認為她有一個脆弱而需要呵護的「少女心」。對於這樣的說法,家家有點哭笑不得的說:「大家都以為我很悲傷,可是其實我也不是只有悲傷這個特質啊!」

對於包裝、到底什麼是真的自己,家家也曾經很掙扎,「一開始會覺得這不是自己,但後來發現並不是這樣,只是可以做到這個程度的我不常出現,但這個我確實是存在的,在接受之後也就慢慢習慣了。」

家家說人就像〈分開的常理〉的歌詞,是有著雙面性格的:「在一起的時候甜蜜,分開的時候又踢又咬的,這樣的反差讓我覺得很有趣,每個點都戳中我的個性,搭配很跳的旋律,是一種心理生理的釋放。」家家開玩笑地補充:「我想嚴爵一定也是這樣的人,才會寫出這種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擁有卑南族加上布農族背景的緣故,對家家來說,唱歌是真的擁有治療能力的。

◎ 在阿信身旁.覺得我是 Lucky Girl

我覺得音樂、科學、靈魂都是息息相關,所以我希望藉由這些歌曲療癒大家、提供正面的想法,因為音樂真的可以幫助很多人。」

家家真誠地告訴我們,希望提供正面的能量這種心情,似乎也為她吸引許多貴人相助,讓她獲邀成為五月天鳥巢演唱會的嘉賓,「我覺得自己真是太幸運了,因為我那時候還沒發片,就去當嘉賓,真的覺得很感謝。」

家家調皮地又補了一句:「那天站在阿信旁邊覺得自己真的是 Lucky Girl!」

◎ 為電影「共犯」唱出矛盾

除了表演、發片外,家家也跨足電影界,為電影《共犯》演唱插曲〈Once the night comes〉。她表示,過去為電視唱過不少插曲,但為電影演唱還是第一次。「這是個很不一樣的經驗。」平常錄製單曲都要自己想像畫面,但這次卻有電影畫面可以參考,可以很快進入情境中,而且《共犯》本身糾結的劇情也讓她覺得十分有趣:「因為這部片的電影畫面看似很和諧,歌曲也走輕鬆舒服的路線,但故事其實是很衝突、矛盾的。」

◎ 期待新的「靈魂」音樂

最後我們問她,日後有什麼想嘗試的新元素或對象?家家表示,希望在歌曲中有更多的節奏,即使是抒情的可也希望讓大家輕鬆一點聽,「不要每次聽我的歌好像都要哭啊什麼的。」同時,她也想和很有個人特色的歌手合作看看,如蕭敬騰方大同等等,看能碰撞出什麼樣新的音樂。

關於作者

iMusee

iMusee是結合影音、話題、情境歌單、新歌資訊...等等的音樂平台。 不管是失戀、熱戀、劈腿、第三者,都能找到符合當下的情緒音樂。 iMusee讓音樂更貼近你的生活。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