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Perfume 技術總監真鍋大度/只做別人沒做過的新媒體藝術大師

1
未命名

圖為日本新媒體藝術家真鍋大度。

如果你對日本歌壇有所涉獵,一定會對 Perfume 這個電音女團的舞台演出印象深刻,在 2012 年「冰結 SUMMER NIGHT」上,她們應用追蹤指尖的虛擬實境技術,讓光束隨著手指揮舞,把舞台幻化成一個虛實交錯的立體空間;2014 年的 NHK 紅白歌合戰,她們將無人飛行機裝上燈籠,打造了極度迷幻的舞台效果;2015 年,Perfume 在美國德州 SXSW 南方音樂節演出,透過虛擬實境、雷射燈光等高科技演出,讓國內外觀眾與媒體都大為驚艷。這些演出效果除了 Perfume 本身獨特的魅力外,科技相關應用都來自 Rhizomatiks 公司團隊的創意。

Rhizomatiks 成立於 2006 年,成員背景包含設計、藝術、建築、工程等,主要業務有演唱會視覺製作、DJ、VJ、廣告等。其中,創辦人真鍋大度(Daito Manabe)更是目前日本新媒體創作炙手可熱的藝術家,也是 Perfume 合作多年的幕後成員之一,今年在 SXSW 上的演出就是由他一手策劃的。

真鍋大度曾這麼說:「我的商業模式是每個創作只用一次。」他擁有強大的野心,希望能創造出前所未見的新媒體藝術,而究竟他與 Perfume 是如何合作?他個人怎麼看待新科技與音樂的未來發展?以下是我們針對真鍋大度的專訪。

◎ 您過去曾經擔任過程式設計師以及 DJ,是什麼機緣讓你轉作新媒體設計師,並成立 Rhizomatiks

大學時專修數學,課餘時兼做 DJ,畢業後開始當程式設計師。後來我持續在思考,是否能將音樂、數學跟程式設計作跨界結合,於是從 25 歲就開始轉做新媒體設計師,在 30 歲時因為案子越來越多,才決定開 Rhizomatiks。

◎ 目前公司的業務眾多,重心放在新媒體設計上嗎?

Rhizomatiks 成立目的是希望將音樂跟影像作結合,目前已經第十年了,公司也在慢慢成長,從一開始的 3 人,到現在已經 40 人。公司剛創立的五年間,其實以廣告業務為主,後來慢慢有更多的娛樂圈與藝術活動,目前有 10 位同事負責新媒體相關業務。

▲Perfume今年在美國SXSW南方音樂節的表演。

◎ 怎麼與 Perfume 開始合作的?

我自己是 Perfume 歌迷,早在 2007 年我就接觸過她們的工作人員,詢問是否有合作的可能,可能因為當時名氣不夠,沒有下落。直到 2010 年,由於 Perfume 的編舞老師 Mikiko 希望能有不同的嘗試與挑戰,那時才開始與 Perfume 合作。

Perfume 本身的歌唱與舞蹈本來就很出色,對我們這樣的程式設計師來說,她們就像是一個介面,能將我們的舞台設計概念傳達得非常好,同樣的東西如果不是由 Perfume 來傳達,呈現的效果絕對不會那麼好。

◎ 您認為 Perfume 能夠成功的因素是什麼?

Perfume 的魅力有非常多面向,首先她們很可愛、很時尚,這些都是受歡迎的元素;第二,她們不只是偶像,也是創作家,這點很重要,因為創作這件事本身就是極具魅力的。此外,她們會把舞蹈動作轉成數位資料,放在網路上開放下載,讓其他人能透過這些資料進行再創作。最重要的一點,Perfume 長年都跟同樣的團隊一起工作,例如她們從九歲就跟編舞的 Mikiko 老師合作,至今已有十五年的時間,還有幫忙製作音樂的中田先生(從 2003 年開始)、負責影像的關和亮先生以及導播,長期合作培養了團隊良好的合作默契,共同撞擊出專屬於 Perfume 的舞台魅力。

◎ 是否會根據不同的演出場合調整演出內容?

Perfume 的演出內容不會因為場合而改變,但我自己跟其他國外藝術家合作時,的確會依據當地特色與活動特性來做不同的設計。

◎ 數位科技的應用一直是您設計舞台的特色,您認為數位科技在演唱會上能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數位科技的應用不是為了創造話題,而是打造出更多表演的型態,像是使用 LED 螢幕、投影機、雷射以及無人飛行機等等,讓整體演出更具魅力。

▲ Rhizomatiks與日本舞團elevenplay合作的作品〈Shadow

◎ 您自己對於未來科技與音樂結合的想像是什麼?

大家都玩過的科技,我不想用,因為相對來說已經很競爭。像這次在 SXSW 所運用的科技,並不是什麼最新科技,但我的創意卻是最新的,重點在於設計者的想像,我想做沒人能想像過同時又能傳達藝術性的東西。Rhizomatiks 這間公司都在追求想法的實現,若大家都在做同樣一件事情,最後只是比誰的規大,誰能運用更多台的投影機而已,但我們在思考的是 Perfume 能做到哪些事情,因此點子本身還是最重要的。

◎ 在設計每場演唱會的時候,除了讓表演更酷炫之外,最想要帶給觀眾的是什麼?

以我多年的歌迷身分來說,我會很期待 Perfume 每一次的演出都有新東西帶給我們,以及這次她們又傳達出哪些不同的理念。其實透過演出時與觀眾的口號呼喊、或讓觀眾手持螢光棒,都是觀眾參與整場演場會創作的方式,尤其現在智慧型手機普及,也可以在演場會上設計許多橋段,所以一場演唱會不僅僅由製作團隊在創作,每一位參與的觀眾都是共同創作者,這也是 Perfume 的魅力之一。

但若用幕後團隊的角色來說,我們還是常常討論怎麼利用科技來傳達 Perfume 的魅力,這不僅是為了讓藝人看起來更帥氣,而是考驗著我們還能做到什麼程度,因此每次的演出都是很強力的挑戰。

◎ 您談到自己本身因為是 Perfume 的歌迷,所以開啟您跟她們合作的契機。那現在有哪位藝人是您非常想合作的對象嗎?

非常多,像之前我才去冰島與碧玉(Björk)見面,談到我們是否有合作的可能性。音樂人其實有非常多類別,不僅是唱歌跳舞的還有樂手,而我自己小時候也有學習過樂器,大學時也加入過爵士樂團,再加上我爸媽也都是音樂人,所以我本身就流有音樂家的血液。未來不只是跟舞者們合作,我也想要跟演奏家合作,相信會很有趣。

關於作者

Sophia

採訪編輯。喜歡音樂、喜歡看電影,覺得能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是幸福。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