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昊恩/充滿文化底蘊的《洄游》 因音樂而完整的昊恩

1

昊恩在8月與Daniel Ho合作推出了新專輯《洄游》。照片由風潮音樂提供。

採訪:Sophia/整理撰文:昱文

2007年以重唱團體「昊恩家家」身分拿下第18屆金曲獎「最佳演唱組合」獎後,家家先是跟隨著天后張惠妹、華流教父羅大佑在巡迴演唱會擔任合音,之後受到五月天主唱阿信的青睞,加入了相信音樂。那麼昊恩去哪了?我們都想問。

「對媽媽來說,音樂不是正常的工作,是戲子的工作。」並非所有夢想都能被支持,昊恩的也是。父親過世後,昊恩聽了媽媽的話,放下歌唱事業、放棄原先電影《海角七號》中警察一角的演出機會(後由民雄飾演),乖乖地幫忙經營民宿去了。雖然最後因經營不順而結束了民宿生意,但「做音樂」的想法在這些年當中並沒有斷過。

 ◎透過音樂被完整的昊恩

「今天表演很棒,要不要和他做一張(唱片)?」某場音樂會後風潮音樂老闆楊錦聰說。沒想到,昊恩只說了句再看看,他開玩笑地說:「我其實沒有把楊老闆的話當真。」之後,昊恩用了一年半的空檔好好聽了他的專輯,愈聽愈有感覺,最後竟然在風潮的牽線下,真的找上他擔任這次新專輯的製作人。

那個「他」,就是得過六座葛萊美獎的烏克麗麗大師Daniel Ho

昊恩與Daniel Ho

昊恩與Daniel Ho。照片由風潮音樂提供。

我覺得之於專輯我是被完整的,Daniel其實帶著很多要幫助我的心情在這張專輯裡面。你想想看,他需要靠我創造更大的市場空間或名聲嗎?他從善念出發,覺得這樣的聲音可以帶去其他地方讓大家聽見。」昊恩特別感謝風潮的牽線,如果不是這次難得的機會,昊恩認為自己也很難與多次獲葛萊美獎的大師合作。

不同語言、不同文化、不同的音樂底蘊,Daniel Ho與昊恩兩人似乎都在一個很遠的距離,嘗試著讓兩個圈匯集一個交叉點;而對昊恩來說,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把自己近年來認為好的音樂介紹給Daniel Ho。「因為對你們來說、對Daniel 來說,台灣的原住民其實沒有不一樣,甚至連原住民自己可能都分不出來。那既然分不出來,為甚麼這麼多原住民專輯似乎除了鄉愁、鄉愿之外,好像都背負了太多民族的使命感,不管在文案上、表演的說法上,非得讓大家認識我們是誰,反倒呈現了更多的不自由。」褪去所有差異,「希望大家聽見好音樂」就是兩個圈的最大交集,也是這張專輯的初衷。

◎不超過十軌的《洄游》

談到《洄游》這張專輯,昊恩問:「你聽了後有沒有覺得(專輯)比現在流行音樂少了甚麼?」我回答:「少了譁眾取寵。」昊恩接著說:「那就是少了很多軌。」Daniel Ho音樂大師的招牌就掛在那兒,編到一、兩百軌是一定的吧?昊恩起初也是這樣想的。「但Daniel卻很單純地和他的樂器發生關係,就像我和吉他發生的故事。」吉他、貝斯、烏克麗麗、鋼琴、和音、人聲,就這麼多了,整張專輯細數後不超過十軌,但並沒有不豐富。

他感嘆地說:「在這華語市場已經不是那麼單純,『譁眾取寵』一言以蔽之,就是這種感覺。已經不知道為甚麼做這麼多,只知道不做這麼多就好像只是做demo。

無論有再多的紛擾與崩解,得有人屹立不搖的佇立才能支撐這個世界,就像昊恩在完成這張專輯後體悟,還是要有一批人做這樣單純卻豐富的音樂才行。對昊恩來說,在與Daniel合作過程中,他看見的是一位立足國際音樂圈卻很寬容的音樂人,印象最深刻的是Daniel總是說好,接收昊恩所有的音樂想法並採用昊恩所有的和弦設計,用最簡單的樂器點綴了昊恩最真誠的音樂。

P1013922

昊恩(右起)、伊誕‧巴瓦瓦隆與Daniel Ho合影。照片由風潮音樂提供。

◎如果聽到Daniel和我在門外唱歌,請為我們開個門

每年的12月31日晚上是專輯中第一首〈請為我開門〉的背景時間,從六點開始一群原住民青年挨家挨戶敲門唱歌,唱到隔天早上七八點才結束。昊恩不失幽默地說:「我看大家去好樂迪也不可能唱這麼久吧?」每戶大門緊閉的背後,每個人都在等待這群年輕人衝到客廳唱這首歌,告訴大家舊的一年過去了,唱完這首歌後,不好的、不順利的也被趕走了。

作為新專輯中的第一首歌,對昊恩來說,這首歌不僅是儀式,而是希望藉由這首歌讓大家重新打開心門去接受更多不一樣的音樂。「語言是隔閡嗎?是。那它和音樂無國界這件事情要怎麼結合在一起?我們都知道音樂無國界,但你會不會因為這不是你熟悉的文字就放棄去聽?會,真的會,尤其看到是原住民專輯。」昊恩一語道出現實的無奈,當主流音樂一窩風走向同種類型,作為台灣原住民語又該如何推進到全世界。

〈請為我開門〉這首歌我想說的是,請不要管裡面文字的不同,我們的相同之處是對音樂的感受。所以,如果聽到Daniel和我在門外唱歌,請為我們開個門,我們是很有自信的,但礙於這樣一個難以跨越的現象,尤其在台灣,我更想把這首歌放在第一首。」一位音樂人萬分的懇切與真誠完全流露在其音樂與言語中。

◎不要怕,我可以成為你們的依靠

「雨啊雨,像媽媽想念的眼淚/風啊風,像爸爸叮嚀的聲音/我啊我啊,像雲一樣,只能暫時停留」

寫這首歌時,有句話早已放在昊恩心中很久:「我甚麼時候可以長大、甚麼時候可以成為你們的幫助?」

11年前昊恩父親過世,昊恩坦言自己當時仍處在高不成低不就的階段;即使2007年得了金曲獎,揚眉吐氣,上台領獎時昊恩的心依舊很痛:「我爸根本不知道我做音樂到底是為了甚麼,他總是希望我好好念書、接他的棒子,我沒有讓他真的很放心過。」看著爸爸走了、媽媽逐漸衰老,昊恩意識到自己肩頭上的責任有多少,感嘆著如果年輕時別如此蹉跎、如果早點看到父母的白頭髮,就不會像歌詞中的那朵雲一樣來來去去,不知道甚麼時候才會停留。「所以我多希望我可以快快長大,讓爸媽回頭看時知道我的孩子在那裏,告訴他們:『不要怕,我可以成為你們的依靠』,這都是我的期待。」

「這首歌其實有更多是很……說不上來……跟後悔相處是很辛苦的事情。」昊恩很平靜談起這首歌,談起他的父母與家庭,我的內心卻很激動。這就是昊恩的音樂,蘊含了昊恩豐富的生命經驗與情感,即便你聽不懂歌曲的語言,但你一定能感受到其中要闡述的情緒與話語。

unnamed (8)

很多故事已經在昊恩心中醞釀許久,當言語無法表達心中最深的感受時,昊恩就會用音樂紀錄每一個他生命中的故事。至於甚麼時候發表,那就要看機運了,勉強不來。《洄游》的完成對於昊恩來說,就是所有機運的聚合,因為風潮他得以跟Daniel完成這張非常具有國際性水準的專輯、甚至當他要與專輯視覺設計見面時,才發現原來是他早已熟識多年的朋友 伊誕‧巴瓦瓦隆。

我把握我現在的年紀,『不再年輕』會是一個新的力量,即使不知道要做怎麼樣對的事情,但最起碼不要做錯的事情。經歷家變、事業轉換、結婚、出唱片後,現在的昊恩放寬心,純粹用音樂將心裡想傳達的話做出來。

昊恩:「是不是剛睡醒,感覺人生比較豁達一點~」我所認識的昊恩,時而深沉、時而幽默,而所有擁有最真實情感的昊恩都在《洄游》這張專輯中呈現。

吳昊恩 & Daniel Ho洄游專輯巡迴演唱會

9.18 五|高雄|游到港邊吹風抬槓【In Our Time】
9.19 六|台東|游到太平洋聽海高歌【鐵花村】
9.25 五|台中|游到大肚山下牽手聽歌【台中 Legacy】
9.26 六|台北|游到中秋月圓人團圓【台北 Legacy】

關於作者

實習編輯,非本科系仍熱愛影視娛樂相關的一切。 人生樂事除了吃美食、瘋狂看電影外 ,「康熙來了」更是我的精神糧食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